“我就是这样的喜欢你。”

假的本丸(三)

假的本丸,真不了。假到婶子天天都要仰天长嚎为什么她的本丸这么沙雕。

刀子和主子天天互怼模式。

又名本丸地位最低的婶子不定期更新的日常。

——————————————————————————


婶子怂了半个战扩再加一个大阪城小半个联队战,终于敢带着他的普短们莽6图了。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只有一队95+的普短啊真的大丈夫嘛!?”婶子抱着她的小宝贝们在传送点门口瑟瑟发抖。
“……你忘了你是用多少级的普刀莽过上次大阪城50层的了吗兄弟!你忘了六图是夜战图了吗你养一队短刀是干嘛的啊不就是去莽6图的吗!你觉得6图能有大阪城50层可怕吗!”答案显然是不存在啊!
“那那那那那我去了…………”婶子欲哭无泪,把她的宝贝们放在了传送点旁边。

结果当然是毫无悬念的完胜。6-1莽到6-4,中途修了两发刀。偶尔会遇到高速枪爹。
然后婶子就把她家元老级的短刀今剑送出门了。
“今剑啊我跟你说你现在是我们家第一把极化刀,也就是我们家的元老了哦。今剑你一定要好好努力喔!!”
“放心吧主公大人,我一定会安全回来的!”今剑披着小斗篷俏皮的对着婶子眨了眨眼睛,想了想又两三步跳过来,一把扑进了婶子怀里。
“等我回来,主公大人一定要陪我玩哦!”

婶子收到今剑寄回来的信之后沉默了好一会。
“说起来今剑……唉,等他回来还是得好好哄一下啊……”

倒是岩融在一边哈哈大笑了两声揉了揉婶子的头发。
“噶哈哈哈哈哈!主公不用太担心啊,今剑可没有那么脆弱哦!”
婶子抱着膝盖蹲在廊下歪歪头靠在了岩融的小腿上叹了口气。
“岩融啊我不是担心今剑他会不会跨过来……”婶子抱着膝盖看着天边,“我是在想,今时之剑。代表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岩融沉默了会儿,挨着婶子坐下来,又揉了揉婶子的头发。
“主公呐,要体验一下平时今剑的视角吗?”

然后本丸就陷入了婶子兴奋的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岩融跑慢点啦发型都乱了!”
“噶哈哈哈哈!!主公这样的体验怎么样!”
“岩融岩融你慢点裙子都掀起来啦——!”
绕着本丸跑了三圈之后岩融一把把婶子捞下来,顺手用力揉了揉她的头发。
“今剑他并没有主公你想的那么脆弱哦,相信他会以更强大的姿态回归的!”
婶子理了理小裙子踮起脚努力想要够岩融的念珠玩:“我知道啦知道啦,岩融你也要相信他哦!”

今剑修行回来之后婶子狠狠抱了抱他,把今剑举到岩融肩膀上。
“老父亲你先跟岩融待一会,我先去把药研送出门哈!”

“药总药总,你想让谁送你出门啊?”婶子抱着一堆修行道具蹲在药研身边,认认真真的偏头问他。看着药研弯腰把鞋带系结实。
“我的话?……果然还是一期哥吧。”药研对婶子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可惜您没有啊大将。”
“你要不要这么戳心啊药研!”婶子痛不欲生的把头埋在膝盖中间,“要不你退而求其次,换三明老爷子送你出门?”
“恩……也可以?”

结果最后婶子还是让藤四郎家族的小短裤送了药研出门。

四天之后药研回来,婶子十分开心的一把扑进了药研的怀里——顺便无视了药研对于“大将现在有一期哥了吗”的关怀,马不停蹄拉着他听语音去了。
“不是我说,药总。”婶子抹了把脸一脸的不可思议,“你到底是为什么会觉得我会自杀啊!?我可是生长在社会主义红旗下的好少年!”

服上新了和泉守兼定极化礼包,限量十二个,提前三天放了通知。
婶子看到通知之后整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很认真的转过头问一队的极短,我们家和泉守多少级来着?
今剑坐在岩融的肩头晃悠双腿。极化归来之后他还是这么喜欢粘着岩融,歪着头看了好一会他家主公,慢悠悠的说,三级吧?
婶整个人差点扑街。

该怎么在三天之内把和泉守从三级带上99级,在线等,挺急的。
婶子苦逼哈哈的在同事群里这么说。
同事群里飘过一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祝你好运,终于有人提了一条实质性建议。经验符+联队战,队长保送了解一下吗同志?
虚拟伤害队长保送,听起来还不错……婶子叹了口气,没精打采的翻了一队的牌子。
“小的们听好了!和泉守就要开极化了我们现在的目标不是大包平!是保送和泉守知道吗!保送!!!”

“是是是,保送保送……所以主公当时为什么不带一带和泉守先生呀。明明同事们都有推荐的吧?”今剑超级无辜的歪着头。
“我怎么知道和泉守极化开的这么快啊!…………”婶子抱头痛哭,第一次这么庆幸本丸里没有博多。
不然根本不可能从他手里抠出半个小判来买门票的吧!?

最后好歹还是踩着极化礼包上架倒计时的尾巴把和泉守带上97级了。
“虽然说很舍不得但还是要说再见了……”婶子叹了口气开始拆包,拆出来一套极化道具之后给和泉守塞进一个小包裹里放好,“和泉守啊我跟你说,你别见到土方先生之后太激动啊……想想我们本丸的堀川,他还在等你回来呢啊?”
“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比国广还会唠叨啊。”和泉守满脸嫌弃还是无可奈何的抬着手由着婶子在他身上借着整理衣服的由头摸来摸去。
“你可是本丸第一把毕业的三花小战神!你说我能舍得你出门吗!”婶子委委屈屈的收了手想了想又委委屈屈的跟他张开双臂,“和泉守,你说我想你了怎么办啊,来抱抱,你可是我家战神。”
“好麻烦啊你……”cv嘴里嫌弃着还是抱了抱婶子的和泉守。
“那就这样哦,要早点回来……”婶子依依不舍的在他包袱里又塞了个小份的幕内便当,依依不舍的送他出门了。
“和泉守啊!!!”果不其然踏出本丸大门的第一步就听到了婶子的狼嚎,“和泉守你要早点回来啊!!!”
和泉守叹了口气,迈出了第二步。
“和泉守啊!!!你要记得写信回来啊!!!!”婶子的第二声狼嚎。
和泉守兼定丝毫不怀疑下一秒婶子就会扑上来抱住他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在他好不容易穿戴整齐的修行衣装上。
“和泉守啊!!!你一定要记得婶子啊我知道你和土方先生余情未了但是你一定要记得婶子啊!婶子在你身上拍了一串经验符来着!!!”
和泉守觉得他的腿有千斤重。
“和泉守啊jdfjiaerfedvaghkao…………!!!!”
和泉守兼定转过身,对着捂住婶子的嘴往后拖的堀川以及极短们比了个大拇指。
好样的!

评论(1)
热度(10)

© 樱井千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