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样的喜欢你。”

假的本丸(二)

假的本丸,真不了。假到婶子天天都要仰天长嚎为什么她的本丸这么沙雕。

刀子和主子天天互怼模式。

我居然忘了打tag???
————————————————————————————

婶儿家里来的最迟的老四花是一期一振。
挖了很久就是连他的一根毛都看不到。
那个时候婶子还不是很厨鹤丸,等到她厨上了鹤丸的时候,婶子还是没有一期一振和鹤丸。

婶儿卡鹤丸卡的虽然不是很久,但是婶儿自诩是鹤丸夫人,所以在本丸没有鹤丸的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刃能听到婶儿在锻刀室哀嚎。
“鹤丸国永啊!!!!”
婶婶躺在锻刀室哀嚎。
“鹤啊!!!!!”
“鹤啊!!!!!你为什么就是不来啊!!!!!”
“鹤啊!!!!!!!!!!”
“大将您能别再嚎了吗。”路过的药研一脸嫌弃,“不知道的还以为您喝多了在这儿打醉拳。”
“我靠药总你居然这么说我我伤心了把你的大长腿给我摸摸都缓不过来!”
“咔咔咔咔咔,主公在努力修炼吗?小僧也不能落后啊!咔咔咔,咆哮吧,贫僧的肌肉!喝啊!!”山伏也跑过来凑热闹。
“夭寿啦山伏倒拔垂杨柳啦——。”婶子嚎的一脸生无可恋。

某天又是一发日课。婶子带着一脸麻木不仁的古井不波。
“all350公式拿好不送啊对了留个炉位放5665今天争取把那个搞事精锻出来!”
结果5665扔下去一个320。
婶:“……卧槽?”
婶婶觉得自己拿加速符的手都要发抖了。

三日月捧着茶杯:善哉善哉。
前田撑着下巴:我赌一期哥。
药研抱着胳膊:别这样啊万一大将就一发入魂了呢?
宗三望着窗外:那我也赌一发江雪哥吧。
鲶尾:来来来买定离手啊都猜猜看会是谁?反正我赌一期哥!
青江:主公的第一个320你们就不能想她点好吗?
歌仙:可是主公的第一个320不是小乌丸殿下吗…
婶:………你们话真多。药研!去给我把老娘的加速符拿来!长曾祢虎彻!!把门给我守住了!三日月!过来给我抱一下沾点儿欧气……不对你是丰臣家的刀吧咪酱你过来给我抱抱!!”
眼见倒计时已经到了3个小时。婶婶往两边手上都装模作样的呸呸吐了两口唾沫。颇有点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意思。
“听从我的召唤出来吧搞事鹤!!!!!!!”
然后手一滑,加速符掉进了炉子里。
“…”
“……”
“………”
“新来的。请问是直接笑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都给我滚开啊辣鸡!!!!!”

一番鸡飞狗跳之后还是药研去拿了个新的加速符来。
鹤丸国永那标志性的金链子和白羽织出现在视线里的时候婶婶几乎都要热泪盈眶了。
“我这样的刀突然出现…”
“鹤丸国永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爸爸可想死你了快来给爸爸么一个!!”
鹤丸国永灵活的一个闪身躲开了狼扑过来的婶,手扶在刀柄上微笑着把该说的台词说完。
“吓到你了吗?”
婶:凸。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婶敲碗。“从今以后鹤丸国永在本丸的地位差不多就等于烛台切。你们谁要欺负他先问问我手里的金刀装同不同意。”
“可是为什么是烛台切啊。”前田弱弱举手。
“因为他掌管着我们全本丸的胃你们有谁敢说有人敢骑在他头上吗。”
“……………没有没有不敢没有…”
“……主,那也请您不要敲碗。”长谷部低沉的叹了口气。
“总要引起注意嘛。总之就是这样了现在开始吃饭吧——!”
是——我开动了!两排刀剑乖乖合掌,开饭。

“总之不管怎么样鹤丸国永都是本丸的第一把四花太刀啊一定要好好庆祝庆祝!!!!!”婶儿大张旗鼓的撸袖子准备开party。
“那么问题来了大将我一期哥你什么时候给我锻出来。挖出来也行。”
“啊这个…”
“还有数珠丸?”
“………”
“比起这个小狐丸好像也没有回家啊…”
“…………”
“岩融也没有来!”
“那个什么。贞宗家好像一个都没来。”
“长船派好像也只有一个咪酱诶。”
“粟田口家!”
“…………我求求你们别再说了好吗我锻刀非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鹤丸国永。”门口一众异口同声。
“滚出去。”

今剑觉得他失宠了。
失宠的彻彻底底。
以前主公都会抱着他可劲儿夸今剑好可爱好可爱的!
后来大家发现除了新来的鹤,本丸全都失宠了。

本丸迎来了第三把三日月。
“把那个谁叫过来把他本体拿回去。刀位不够了?那就收拾收拾扔刀解池或者随便拿去融给谁吧三日月你的精神跟我们同在。”婶婶有气没力的摆了摆手,又往里头扔了一把资源。
“鹤丸殿下已经回家了主殿你在干什么?”
“如你所见啊在给今剑老爸爸赌岩融和小狐丸……”婶儿有气没力的回头对着青江笑了笑,“青江麻烦你帮我再从仓库带点玉钢过来。还有冷却材。”
“……要不摆一盘油豆腐引诱一下?”路过的狐之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么提议。
yaya~这位是镰仓时代的打刀……
婶儿一脸绝望。
“……那个,要不,换成梳子?”
结果最后一把资源下去还是无事发生。
“三条大佬们我跟你们说你们这样我很慌啊……”婶儿缓缓的叹了口气。

话说婶儿凑齐了织田组之后就非常糟心。因为这个时候婶儿总是会觉得标题上的那四个大字绝对不是瞎说。
虽说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织田刀的日常会这么沙雕啊????
长谷部跟不动行光面对面坐着,剑拔弩张一副马上就能打起来的样子。
“你原主傻逼。”长谷部冷漠。
“你原主才傻逼你是不是想打架啊!”不动行光拍案而起。
“我原主本来就傻逼。”长谷部嗤之以鼻
“都别吵了,我原主才傻逼。”宗三冷冷的叉起一块牡丹饼。然后以完爆短刀的机动一人一口直接给怼进去。
路过顺便带着药研准备去做锻刀日课的婶子一脸懵逼。

“如果我耳朵上戴的这个玩意儿没出错以及我临时补的那点个三脚猫的历史没学错,你们四个的原主都是同一个人吧??”锻刀室里头婶子终于忍不住了,抱着块儿玉钢问药研。
药研冷笑一声往炉子里头扔了一把材料。
“您别理他们,日常抽。”然后他转头看了看婶儿笑了笑,“阔气啊,大将。”
婶儿看着计时牌微微笑了笑。心想天天温暖人心130你才是真阔气啊药研。

评论(2)
热度(36)

© 樱井千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