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样的喜欢你。”

假的本丸(一)

是自个儿本丸的沙雕日常和沙雕脑洞。又名本丸的那些破事。又叫处于本丸食物链底端的婶子的日常。
特别沙雕,沙雕到婶子每天都要仰天长叹为什么我的本丸这么沙雕。

婶子的简介在置顶。因为这是我自己的本丸的沙雕日常,这个婶子差不多就是我自己(的亲闺女),欢迎向我本丸的刀子们提问,我会给出答复的(心累笑

以上都ok的话这里是分界线——————————


婶儿原本不是这个本丸的婶儿。婶儿原本还在隔壁阴阳寮里为了平安京的繁荣昌盛摸爬滚打。顺便为了守护大唐而奋斗。
然后婶儿的同学三千院问她,旁友,一起来守护历史吗。
婶儿一边豪爽的拍了个十连一边冷漠:不来。
三千院问她,真不来?
婶子看着从符咒里蹦出来的一窝童男童女叹了口气,又拍了个十连:真不来。我想要三日月。
三千院说,进坑就送三日月,来不来。
婶儿立马转头,目光跟能吃了她似的。
然后婶儿就被拐去接手她同学的本丸了。

是的,没错,这就是前因后果。



婶儿接手本丸的第一天,其实是懵逼的。
看着廊下喝茶的那个家伙一脸懵逼。
这哪儿我谁啊?
我哪儿这谁啊???
新手教程都没有你让我怎么愉快玩耍啊??
好歹得让我认一下这是谁对谁吧??



据后来本丸的刀剑回忆,婶子刚进来的时候,一个本丸十几口老小都以为原本的婶子回来了。
跑出来一看一家子都愣了。
婶子一脚踩进来,木地板在脚底下发出了惨不忍睹的嘎吱声,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她的体重压垮。
然后她深呼吸一口……长长的叹了口气。
“所以我真的很想知道……三千院到底是把我拐来当审神者了还是把我拐来当管家婆了啊!新手教程都没有你让我怎么守护历史!?用jio守护吗!”婶子面目狰狞的对着隔壁本丸比了个中指。
“就是拐你来做管家婆的千岛你加油!”远远传来三千院的声音。
“你给我滚啊岂可修!!!”婶子满脸狰狞。



婶子被赶鸭子上架上任的时候政府的通告是江户城探索,两百个箱子中有一个能开出村正。然而婶子那个时候不仅非,而且又穷又非。全身上下只有三千小判。
所以千子被她完美的错过了。
“闻者落泪见者伤心。”婶子面无表情的抱着还是个宝宝的退酱的小老虎一脸冷漠,“下一个计划是什么来着?……哦,小乌丸限锻。”



限锻是什么?不存在的。
开限锻的当天婶子抱着资源在锻刀室门口一脸随遇而安的佛系,把手里抱着的资源放在刀匠身边。
“日课三发爱来不来,all350玄学。请吧刀匠大大。”
结果说是不锻不锻还是手痒赌了几发,婶子啊口嫌体正直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近侍一边吐槽一边把资源放进锻刀室,然后乖乖坐在一边看着婶子两手叉腰皱着眉头看着炉子。
然后在这一天的第八个all350扔进炉子里之后婶子慢慢的瞪大了眼睛。
“卧卧卧卧卧卧槽!???”
基友看到婶子拍来的照片之后激动的发了个疯狂摇晃肩膀的表情:“拍符啊拍符啊拍符啊拍符啊!!!没准就是小乌丸呢!!!!”
待樱花落尽之后婶子看清楚锻刀室的中央多出的那个付丧神的时候婶子震惊的话都说不对了。
“我的天啊真的给我锻出来了我真的不是做梦吗!???”
拽着小祖宗上蹿下跳的研究了半天之后,婶子陷入了迷之感伤。
“为什么不是一期一振呢?”
所以婶子你到底想要谁啊岂可修。近侍用一种“妈的智障”的表情看着婶子,一脸恨铁不成钢。



小乌丸限锻之后时之政府就马不停蹄的发出了新的通告,是战力扩充计划。概率捞不动行光明石国行和龟甲贞宗。
“这次战扩任务是……”婶子百无聊赖的在部屋里翻腾政府送来的通知,“不动行光,也就是织田家的刀……然后是龟甲贞宗和明石国行。”
婶子打了个哈欠随手扔了通告。
“省省吧我们现在这个练度e2都进不去,还捞什么龟甲懒癌……”

计划开始之后的第十天婶子的基友来找她了。带着她的近侍。
“战扩打得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啊。”婶子抱着抱枕没精打采的缩在沙发里翻资料,“二图是夜战还有高速枪,我的一队根本就进不去。”
“进不去你认真的吗?”基友皱着眉往婶子脸上糊了一脸资料,“这是我e2开荒队。你自个看着办。”
婶子爬起来翻资料,眼睛越瞪越大,嘴里咬着的薯片啪叽一下掉到了地上。
“16级???”
“嗯啊。”
“普短!???”
“不然呢?而且这次战扩二图有一期一振哟千岛,”
“哈???”
“不只是一期一振能从5-4出的刀战扩基本都能出,包括岩融鹤丸一期小狐丸。你自己看着办,不想肝也随你。”
得到基友的一个白眼之后婶子薯片都不要了尖叫了一声。
“药研秋田平野前田乱酱退酱!收拾收拾我们下地练级捞刀去啦!!”



什么?你问最后婶子捞到一期一振没有?
三个字,不存在。



因为这次战扩的原因婶子开荒用的一队跟别的同事都不太一样。
别的同事大多都是打太胁开荒,等推到了池田屋之后才临时带的短刀。婶儿是在那次战扩之后,就直接有了一队临近毕业的普短。
然而更麻烦的事情是,因为打太胁大太等等等等基本没练,全家最高级的非短刀刀种居然是38级的三日月。
但是婶子的一队普短等级已经完美的超过了四图的等级。
面对基友疑惑掺杂着震惊的目光,婶子无奈的耸了耸肩。
“因为总是想要在e2挖出一期一振嘛……”
然后就不小心挖多了。

迎着同事一脸“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的表情婶子静静的笑了,开口,无悲无喜。

“你知道吗,我之前有一次做梦,梦见我锻出一期一振了,语音都听见了。他说藤四郎都是他的弟弟。”

“然后呢?”

“然后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就自己醒了。”

……

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别的不提。”同一个战略点的同事叹了口气,“你练级碰到检非准备怎么办?之后的图怎么推?碰到一次检非强退一次吗?”
“六图倒也就算了。你准备怎么过四图五图?”
“等一下,你四图五图居然都还没过吗!”来自另一个同事惊恐的尖叫,“你一期一振在哪儿不能挖?!一队短刀开荒我敬你是条汉子啊!”
“短刀开荒,真有你的。”基友抱着她的棉花糖罐咂咂嘴,“怎么想的?”
“你这一副审讯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啊你先把我的糖还给我。”
“不给,略。”
“药研有人欺负我!!!!”


紧跟着就是一次浦岛的概率up,几天之后又开了远征双倍和巴形薙刀限锻。
资源?资源你在哪里,资源你不要抛弃我啊!!
限锻结束之后,理所当然的,婶子连岩融都没见到。
不过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不了婶子的注意了,婶子的关注点全都集中在六天之后,政府开放的物吉贞宗限锻。


评论(5)
热度(19)

© 樱井千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