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样的喜欢你。”

【吴方】凉夜

_夏黯_:

※ 吴雪峰的吴,方士谦的方。OOC。R18。

※ 本来是篇方吴,结果我没下去手……真的年更了起来orz

※ 其实接着吻火,单独看也无所谓。→ 

※ 那个号两天都没上去,发在这里吧。

※ 晚了两天,雪峰谦儿生日快乐。双十一快乐。

※ OK?

 

 

两个人都摆明了是出来约的,约到彼此是吴雪峰的意外,却是方士谦计划了一个多月的故意而为之,不管是心血来潮还是欲图再续前缘,他自己找上门,吴雪峰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他们全程省略了象征性的客套,路上一面闲聊又一面各自心怀鬼胎——当然不是想着怎么把对方骗上床,这将要发生的事儿已经是板上钉钉——就是在各自忖度着怎么把这人拐到身下。

进了家门两个人无比镇定地轮番洗澡,完全没有一般人约炮的急色,毕竟早些年太熟,熟得就差来一发,知根知底说什么都多余。

洗完澡方士谦百无聊赖地调电视频道,调来调去也没找到什么好看的。这时间电影频道偏偏在播一部武打片,前阵子挺热门的一部,却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凑合着看了五分钟就快要睡着了,转而神游地听吴雪峰洗澡的水声,淅淅沥沥,浴室里水声一停他立刻清醒了大半。

吴雪峰腰上裹了条浴巾就出来了,正瞅见方士谦斜卧在他家沙发上,玉白的小腿露在深蓝的浴衣外面。这人洗完澡就心安理得地穿走挂在浴室里唯一那套浴衣,当然是吴雪峰的,他们身高差不多,穿上去大抵没多大差别,就是勒在人腰间的浴衣带子明显比在自己身上收的更紧,箍出一弯细腰。

方士谦单手撑着脑袋,横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睛看他,眸子里折着灯光,亏得吴雪峰这么多年还记得这人那点儿性情,竟看得出人眼里没收尽的困顿。

这可不太对,现在就睡了这晚上还做什么鬼。

嘴上却是虚伪地关心:“困了?”事实上困了也不能让他睡。

方士谦才不接他这话头,遥控器往沙发旁的小桌子上一扔:“美人儿赠我蒙汗药。”他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这儿化音说得轻佻。

被美人儿形容的吴雪峰啧了一声,心里一阵嫌弃。他经常被评价handsome不假,但pretty和beauty从没贴在过他身上,要贴也是贴在正贵妃卧的人腿上。

吴雪峰站着没动,摸过电视机柜上的烟抽。他一点儿都不急,人都横在他家沙发上了,总不可能彻夜纯聊天的。

方士谦卧在沙发上盯了几秒人的指尖,觉得自己之前抽完的那一根并不怎么抵瘾,然后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吴雪峰的身材,真心实意地吹了个口哨:“你还在健身啊?”

“有时候吧。”

方士谦点点头,躺在沙发上向吴雪峰勾了勾手。

【只有中间的简书】

【有全文的不老歌】

 

第二天早上吴雪峰先醒的,稍微动一下想下床,被人枕了几个小时的右胳膊抽搐着向他报警。

昨晚事后方士谦累得昏昏欲倒,清洗打扫全他一人处理,而对方此时还睡得天昏地暗人事不知。吴雪峰盯着看了会儿,内心暗自叹气,纵容人继续枕着他安眠——怪方士谦面上些许倦色,怪自己昨晚后来近乎失控的凶狠,更怪方士谦合着那对极漂亮的眸子也不妨碍他眉眼轮廓清俊好看,也怪自己对上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不栽不行。

所以这人究竟为什么会在退役后出现在美国?出现在他的城市?

总不会跨越太平洋只为了找他喝杯酒跳个舞再来一炮吧。

吴雪峰躺了半天没想明白,又或者没敢想明白。长期炮友的最终结果不外乎两个,而更重要的是眼看着再不起床他就要迟到了。吴雪峰动动胳膊:“方士谦,我要上班。”

方士谦眼都没睁,窝在他怀里含含糊糊地说:“别动,冷。”

“别没完没了,夏天你冷个鬼。”说完吴雪峰自己愣了愣,带着不确信扭过另一只胳膊摸了摸方士谦的额头——然后他无语地发现方士谦发烧了。

吴雪峰摸过床头上的手机,无奈地请了天假。

他家里都是当地西药,对方士谦效果一般,认命地从方士谦牛仔裤兜里翻出房卡,驱车宾馆给人拿药——顺便打包了他的行李,退房。回家路上吴雪峰路过面包店,依着方士谦的喜好买了几样,开着车想着这人一定是被上天派来治他的。

吴雪峰推开卧室门的时候,看见昨夜被折腾狠了的人烧得脸色白里透红,表情无辜地窝在他床上玩儿他的iPad,让他恨得牙痒痒。

长期炮友的最终结果不外乎两个,要么变成真爱,要么老死不相往来。

他们大概不会是后者。

 

END

评论
热度(63)
  1. 樱井千岛🌸_夏黯_ 转载了此文字
    _夏黯_:

© 樱井千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