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样的喜欢你。”

信鹊。无题。2

[食用须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乱七八糟的东西会有后续果然是闲得慌吧
*自觉写的有点个狗血于是拿手写骗个浏览
*大写加粗的私设炼金鹊逐梦信。ooc属于我他们两个属于天美。
*可能还会有续吧。想不好名字。下次如果再想不好就直接叫信鹊的日常好了。

不全是我和我家韩将军的日常。有脑补。毕竟那家伙有这个韩信一半好我也没必要给自己喂狗粮了。






今天也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准确的说王者峡谷每天都是阳光明媚的。春夏秋冬都温度适宜,想要下雨有甄姬,想要看雪有昭君。除了昭君偶尔会手滑把下雪冻成下冰雹,或者甄姬把绵绵细雨弄成了倾盆大雨,小日子过得岂不美哉。
于是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英雄们又开始了一场紧张刺激的匹配赛。

秦缓握着拳头笑的一脸山雨欲来风满楼,射手都躲着他走。他看着石墙拳头捏的咯吱响。那你本来应该有一个蓝爸爸,就像赵云的围巾一样蔚蓝的美丽的蓝爸爸,但是现在没有了。
他不抱任何希望的发了个全部。
“帮秦某看看是哪个人抢了老子的蓝爸爸。”明明只是去清了个上路兵线而已。
不出所料的,对方李白也发了个全部。
“你家韩信。”
今天的王者峡谷也很和平。

果然不出一会韩信就从河道里蹦出来。一个挑飞收了河道蜥蜴再当着秦缓的面三两下拆了塔,脚底下的蓝圈圈熠熠生辉。
糟糕。想杀人。

美好的一天,从欺负韩信开始,从欺负秦缓结束。

众所周知韩信的一技能有个挑飞。
据他说就是庸医…啊不是医生这种小短腿根本就躲不过去的洗洗睡了吧。
然后不出意料的又被不小心路过的庄周不小心听了个全程,又被他不小心说漏嘴告诉了秦缓。

“韩信。”
“啊?”
“你说谁庸医:)。”
“呃这个…”
“你说谁腿短:)。”
“我不是。我没有。”
“不给爸爸解释清楚我让你今晚终老复活点。:)。”
“军师!!!庸医杀人啦!!!”
“良药苦口!!!”

最终还是没忍心把他送回复活点。秦缓觉得自己真是有一颗医者仁心。
当然,舍不得才是正常啊。
颇为不耐烦的把那颗一直在哼哼的脑袋扒拉进怀里,还是情不自禁的勾出了一抹微笑。
毕竟那个家伙如果认真起来的话,自己恐怕已经死了几百次了吧。

韩信认真起来的样子他是见过的。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他记得,他当时是这么说的——

“谁给你们的胆子,欺负我家小医生?”

韩信是队友,战场上永远是最亮眼的一抹颜色,鲜血溅上眼皮也不见他眨过眼。当真是应了那句国士无双。
秦缓中路被抓,伤痕累累微微喘息。手里药瓶硌手的很,却仿佛是这战场上他唯一能依靠的东西。
打野在野区清野。射手在下路清兵一时半会也赶不过来。战士在上路估计也来不及。他闭闭眼,心里想大不了放手一博,放肆带笑的声音突然在耳边炸响,随之而来的是枪尖一点寒芒在眼前闪过,明明快如流星,却在他眼中拉出一道冷光映进瞳孔,烙进心底永世难忘。

他当时心里的第一想法是,呸。谁是你家的。
谁知被那个骚包极了的特工一语成谶。很久以后李白也沦为黄金单身汉,开玩笑说你偷庄周的鲲虽然事后被两个人追着打好歹还钓上来个秦神医实在不亏,秦缓忍着吐槽“这两件事有什么必要关联”的冲动望着天花板魂飞天外,韩信装模作样一脸嫌弃的撇嘴说,我这是可怜他没人要才收了这庸医,话还没说完就是一声惨嚎:“秦缓你掐我干嘛!”
秦缓呵呵一笑:“你说我干嘛?”
“…老婆饶命。”
“我是你爸爸。:)”

评论(3)
热度(24)

© 樱井千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