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样的喜欢你。”

信鹊。

[这里是食用须知。]
*一时脑洞,可能会有后续,可能没有。
*都是我跟我家韩信的日常。
*私设炼金鹊。ooc属于我。

#信鹊信
#逐梦信炼金鹊
私设炼金鹊比较浪。别问我为什么是炼金鹊。他好看。
至于逐梦信…他本来就浪!
ready?go。

韩信已经是第不知道多少次被秦缓一脚从那个小医馆里踹出来了。
路过的李白表示喜闻乐见:“这不是韩大将军吗。怎么了,又给小医生踹出来了?”
“…要你管。”

事情是这样的。
众所周知韩信有个属性。写做不作不死,读作爱他你就气死他。
众所周知秦缓也有个属性。写作爱做实验,读作你不爱我我他妈就毒死你。
这两个人撞到一起,势必会擦出悲情的火花……啊抱歉。是悲剧的碰撞。
等等好像也不太对。
总之,这两个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搞在一起的。可能是偷鲲偷出来的交情,也可能是打架打出来的交情。在王者峡谷,年轻,一切皆有可能。你看看隔壁狐狸和贤者就知道了。

搞在一起也就搞在一起了,在王者峡谷这两个人简直就是毒瘤。同队的时候一个辅助一个输出在上路能直接杀出一条血路,就算分开行动也是一个称霸野区一个死守中路,野区那个动不动就去支援中路,中路那个也时不时往野区扔个药瓶。不同队的时候系统公告就是停不下来的“扁鹊 击杀 韩信”“韩信 击杀 扁鹊”。典型的相爱相杀,爱他你就杀了他。

两个人搞在一起之后不久,秦缓就开始怀疑人生。在这里先压下不提,以后有机会再慢慢翻旧账。
总之,韩信是第N次被秦缓从医馆里踹出来了。医馆里是清凉舒爽还有冰镇杨梅汁,医馆外烈日当空凉白开都没有。
韩信委屈巴巴。韩信想闹。
“歪,刘老三,我没地方去了…”
医馆里传来清晰的一声“啪”。
看来今天的医馆也是一样和平呢。

“我们扁鹊,是从来不会说这种看起来高大上实际上没有一点实际意义的话的。”
韩信声情并茂的在秦缓耳朵边上念了一段不知道谁从哪里扒出来的据说是他本人的情话。秦缓面色不改,手上的瓶子哗啦碎了一地。
“像我们,从来都是一个字。干。”
韩信啧啧两声把秦缓的手握起来看:“快给我看看没伤着哪儿吧?”
秦缓有点不太适应,往后缩了缩身子。“没有。”
“那真是太可惜了。”

系统公告:扁鹊 第一滴血 韩信。

“我说你一个医师,怎么比武将还粗鲁。陈咬金是你亲兄弟吧?”
cv复活之后趴在秦缓身上企图寻求心灵上的安慰(屁)的韩信。
“温柔的奶妈在王者峡谷没人权。”秦缓把韩信那颗在他肩膀上动来动去的脑袋拨下去转身去寻找第二瓶药剂。
“…小文姬?”
“咔嚓”一声,秦缓手上的瓶子又碎了一地。
“韩。重。言。如果你再在我面前提小文姬,我就打断你的小叽叽。”
“哦。那昭君姑娘真好看。”
“………………:)”
扁鹊 击杀 韩信。

“这不是韩大将军吗。怎么了,又给小医生踹出来了?”
“刘老三那个庸医又把我赶出来了QAQ”
刘邦:how old are me????

评论(2)
热度(43)

© 樱井千岛🌸 | Powered by LOFTER